业绩下滑质押不断仍拟募资6亿 尚纬股份能否靠跨界新能源起死回生

《投资者网》王柱力

导语

在业绩下滑、坏账增加、大股东减持等不利因素情况下,尚纬股份仍不忘跨界收购。对公司来说,或许提高产品科技竞争力才是脱困之道。

2020年12月29日,尚纬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尚纬股份”,603333.SH)发布公告,称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已获得证监会核准批复。本次公司拟发行约1.56亿股,募集金额约6.1亿元,占比不超过公司总股本30%。

公司2003年成立于四川乐山,主营电缆业务。在定增预案中,公司大谈风能和新能源车市场的前景,计划在公司预留土地上修建厂房,扩大电缆供给。乍听之下,令人感觉公司充满希望,然而大股东的频频减持、质押,却与公司描绘的蓝图形成鲜明对比。

1

质押不断 风险增加

今年1月19日,尚纬股份发布控股股东补充质押公告,实控人李广胜本次质押约1665万股,而这已是今年短短一个月以来,公司第三份股份质押公告。目前,李广胜已经将手里约89%的股份质押出去,李广元质押比例更是高达100%,兄弟二人质押股份已经约达总股本的55%。此外,自2020年3月起,李广胜还将名下房屋抵押出去,换取银行授信,担保额高达5亿元。

如果大股东急于质押“换钱”是为了公司发展,还情有可原,毕竟公司拟新增投资总额约8亿元,相对于6.1亿元的募资来说还有近2亿元的缺口。然而公司公告中又明确写到,李广胜及其一致行动人质押股票是“为了解决个人融资需求”。目前公司的流动资金并不充裕,定增募资中约1.63亿元就是用来补充流动资金的。2020年三季度,公司收到经营活动相关现金环比下降约27%;取得投资收益现金下降约74%;汇率变动更使得现金及其等价物环比下降约9294%,同比下降约181%。

值此资金紧张之时,大股东暂缓“个人融资需求”,赶紧给公司“输血”才是正理,毕竟公司在现金流不佳的同时,债务风险还显著上升。

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,公司资产负债率由年初的47.61%升至约52%,同时,流动比率从1.67降至1.54,速动比率从1.49降至1.37。对子公司的担保由9000万元骤升至1.7亿元,而且这其中1.4亿元是对全资子公司的担保,也就是说这些风险需由集团自身全部承担。

除了债务风险,实控人自身关系带来的风险亦不容忽视。据天眼查显示,公司司法风险达345条,仅买卖合同纠纷就有137条,此外还有票据追索、劳动争议、版权侵害等多种案由,不一而足。

2

偏离主业 收购叫停

尚纬股份一边筹钱,大股东一边离场的情形已令投资者怀疑。尤其是公司还一边高调宣传主业,一边跨界直播的行为更是难以自圆其说。

公司业务给A股市场讲的故事颇为精彩,关联了风能、光伏、轨道交通、新能源车等多种概念。

据公司表述,其生产电缆有优良的耐曲挠性,可适用于风能发电;耐紫外线辐射可匹配太阳能、光伏发电。随着新能源车普及,充电桩漏电、自燃、电压偏高等安全问题也被广泛关注,公司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一风口,称其生产电缆具有较高柔软性、耐高低温、具有良好阻燃性,在充电桩建设领域有良好前景。并在定增公告中表示,对以上新增项目,公司拟动用60亩土地,建设20400平米厂房,生产特种电缆4560千米。

但实际上,公司的行动却与所讲故事无关,2020年11月,尚纬股份发布了一份收购电商直播平台的公告,拟动用自筹资金近6亿元,收购标的公司星空野望40%的股权,溢价高达10.33倍,对标的公司的估值在12亿-15亿元。虽然尚纬股份如此“高看”星空野望,却对它的盈利能力要求不高。在协议中,星空野望2020-2023的4年时间里,合计净利润不低于5.2亿元。照此计算,标的公司4年内给集团创造的价值,比收购价还少了8000万元。就上述等问题,《投资者网》咨询尚纬股份,但未获该公司回复。

或许,尚纬股份不是想直播卖电缆,而是看重了罗永浩的名气。虽然公告中列出的交易对象没有罗永浩,但其兄弟罗永秀的名字却赫然在列,另一交易对象深圳小野公司是罗永浩此前经营电子烟的“阵地”。作为商界名人,近年来,罗永浩借助《脱口秀大会》等综艺节目热度,已经由创业者形象成功转变为“网红”,想不到这回却被尚纬股份蹭了热度。

“溢价收购”再“计提减值”,已经成为A股不少公司掩饰大股东“套现”的行为,但这回尚纬股份的行动更加令人瞩目,公司自身根本没有足够资金,拟向金融机构借款来完成收购,截至2020年三季度,尚纬股份的资金余额约4.38亿元,相较收购所需资金尚有约1.6亿元缺口。

不过,就在收购公告发布两天后,公司收到上交所的工作函,罗列出5个问题,直指此次收购计划。公司接到函件后将回复屡次延期,之后也仅回答其中一部分问题。在各方压力下,这场收购“闹剧”终于在去年12月4日以叫停落下帷幕。

3

赊账销售 股价低迷

尚纬股份主要从事电缆的生产、研发、销售,目前其产品多用于核电站、轨道交通等方面。虽然在同花顺平台上关联了大热的新能源车概念,但目前公司的产品主要还是用于核电领域,例如三代核电“华龙一号”的电缆系列产品。公司在电缆行业中的盈利能力不算突出,2020年前三季度毛利率为18.81%,同比下滑11.27%,而同行业的东方电缆、通光线缆毛利率均超30%。

提高毛利率或许还要从提高科技含量入手。公司在财报中分析到,当前中国电缆产量虽逐年攀升,但中低端产品同质化问题加剧,而高端电缆领域又存在技术壁垒,目前生产者多为外资产厂商、合资厂商。

截至2020年三季度,公司净利润约4600万元,同比下降51.47%,每股收益仅0.09元。营业收入为16.13亿元,同比上涨13.34%,但该项增长还是通过允许下游厂商“赊账”实现的。当期公司信用减值损失约737万元,相比去年同期的100余万元下滑约790%。该公司称“部分客户因疫情影响账期增长,导致营收款项增加”。

营业收入(来源:同花顺)

净利润(来源:同花顺)

2020年三季报显示,公司应收票据和预付账款分别约为1.76亿元、2929万元,分别比上一年上升约43%和37%,而当期并无新增预收款项。财务分析人士王翰对《投资者网》称:“对于制造业企业来说,如果产品销路甚佳的话,在大多数情况下,反映在报表上应当为预收款、应付款较多,应收票据较少。也就是说,公司占用的是上下游企业的资金。而上下游企业之所以允许公司占用,也多是因为公司产品紧俏抢手,在双方钱货交易中占有更多主导权。”梳理财报不难看出,尚纬股份并不属于上述情况的企业。

从资本市场来看,2020年公司股价低迷, 1月份股价尚能突破10元/股,2月初跌破8元/股,时至年底进一步跌破6元/股,截至2021年1月21日,其股价为5.22元/股,相较2015年高峰时期,股价跌去约65%。

无论业绩还是股价,尚纬股份都濒临危险关头,公司能否靠定增募资“起死回生”,《投资者网》将持续关注。(思维财经出品)■

责任编辑:陈悠然 SF104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